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仑做人流无痛的多少钱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0 12:57:1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仑做人流无痛的多少钱,慈溪哪家医院做人流安全,华美医院做人流好吗,慈溪做可视人流哪家医院好,北仑人流好的人流医院,北仑人民医院预约挂号,海曙华美妇女医院

原标题:你快回来!今天,被江西这3篇文章看哭……

“ 苍天在流泪,修河在哭泣

你的乡亲

你的家人一声声的呼喊

站在你奋斗的泥潭里

希望把你喊回...”

失联第四天

修水三名失联抗洪英雄

依旧没有消息

他们的名字被千万人呼唤

匡美建、邓旭、程扶摇


泪水流干

声音嘶哑

(九江市委书记杨伟东慰问失联干部家属)

千万次呼唤你的名字

时刻等待你的消息

快点归来

回到爱你的土地

在网络上

三名抗洪英雄的家人、朋友

还有陌生的网友

写下一篇篇文章

盼君归

字字是泪

看哭所有人

亲人呼唤孩子归来

摇,昨天上午我们一直都在善意的谎言中等你归来。当确认你真正失踪时,我们都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中,你母亲怎么也不相信,她打开每间房,摸摸被窝,摇,摇,摇不可能丢下妈妈,一定还在睡。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唤,在场的人无不失声痛哭。一幕幕画面在母亲脑海回放:你生下来就是一个三斤半的早产儿,体弱多病,高烧、惊厥、昏迷贯穿着你的整个童年,母亲担心你长不大。可上天还是眷顾这对纯朴善良的小夫妻,摇在父母的辛苦付出和关爱中渐渐长大。


摇,这是你的骨肉,一个健康聪明的宝。当家里来了满屋子的人,一个不满两岁的孩子跳上跳下,是那样开心,他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呀。当看到奶奶哭时,抱着奶奶拼命地喊:“奶奶,奶奶”。这个不谙世事的孩童,他不知道自己失去了父亲,更不知今后成长道路的艰辛。


你大学毕业,分配到杭口镇当了一名村官。自从参加了工作,吃住都在村镇,没有节假日,十天半月才回来住一晚。昨晚十一点从杭口回来,一到家打开冰厢,想找点吃的,冰箱里什么都没有。母亲追悔自己没起来给摇做点吃的。当晚一点就接到镇里的电话,有两个村面临洪灾,要组织村民疏散。你接完电话,没有与父母道别,驱车赶往杭口。这一走,却成了阴阳相隔。你工作敬业,镇里大事小情总有你忙碌的身影。你为人忠厚善良,每次从修水到镇里,都要捎上每一个想搭便车的同事。你是修水足球队队长,带领队员们参加省市赛事,获奖多次。有时,出征失利,你总是向队友们作检讨,把一切责任揽在自己名下。孩子,你就是这样一个有担当的人。你的血液里溶进的是父母这份善良的基因。


摇,你有一个幸福美的家呀!看,这是去年拍的全家福:父亲,修水第一中学高级教师,高三语文把关老师,师德高尚,与人为善;母亲,在家操持家务,名符其实的贤内助;妻子,在南昌银行工作。这正是你父母最幸福最满足的时候。孩子,难道你不留恋这个温謦的家吗?


摇,看,这是你头天拿回家的衣服,我帮你洗干净了。当我们收下来叠时,抚摸着衣服,似乎在抚摸着你,还能感受到你的体温。孩子,你没走远吧!

你带领的修水足球队

亲人 同事 朋友陪护


当县委孙书记一行来家里看望时,程老师对县委县政府全天候积极营救表示感谢!没提任何要求,只希望能尽快找到孩子!孩子,妈妈不要什么“抗洪英雄”,妈妈只要你平安归来! 回家吧!大樁、溪口、杭口乃至整个修水的乡亲都在盼你早点回家!

朋友回忆“我熟悉的匡美建”

“不得了。匡美建和其他两个镇干部在抗洪救灾一线被洪水冲走了!”6月24日早上6时28分,我突然接到朋友打来的一个电话。接到这个消息后,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是真是假?本想打几个电话证实一下,可朋友告诉我,暂时不要外传,说不定是假消息呢?

我想也是,现在微信、微博、网络这么发达,有些人为了吸引眼球,随便弄个什么假新闻来刷刷存在感、吸一点粉丝什么的,弄得有N次朋友问我某某某消息是真的吗,开始我总是小心翼翼地解释,后来火了:“要问真假,你去看看主流媒体发没发,别跟着瞎起哄!”

6时46分,仅仅是过去18分钟,突然接到领导电话,要我火速赶到县防汛办去开会。我感到大事不妙,当天凌晨1时许,我还在赶头一天的稿件,只觉得窗外狂风大作,暴雨如注。那种风的叫声,在漆黑的夜里由远而近传来,怪吓人的。

匡美建

接完电话后,我三下五除二,飞跑着下楼。经过城门口,路几乎被洪水淹没。西茗路上,一些来不及开走的小车浸泡在水中。

防汛办会议室坐着好多部门主要负责人。我悄悄打听身边的人,原来是真的。匡美建和邓旭、程扶摇被洪水冲走失联近5个小时了,正在全力搜救。县长张林在主持会议最后强调,所有救援的人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杭口的事,大家可能都知道了……张林语气哽咽,不再说话。坐在正前方的我,分明看到县长眼里泪水在打转。说心里话,这些年隔三差五与领导在一起,这还是第一次……

认识匡美建,还是他在2011年开始到大桥镇当镇长的时候。当年,修水遭遇了“6.10”特大洪灾。匡美建与镇村干部冒雨抢险被洪水冲垮的河堤。他一个人一口气扛运沙包100多个,身上全部都是淤泥。最后保护了下游5000多亩稻田和3500多名农户的住房安全。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匡美建。中等身材,一脸帅气。像个影视演员。

匡美建与女儿在一起

2014年11月,匡美建调到东港乡任党委书记。第二年9月1日,他邀我到东港去看一看。近一年时间,感觉东港变化很大。他把渣津镇黄坊进东港10.8公里路由原来的4.5-5米扩宽到6-6.5米,老百姓欢喜不已。

东港乡总共有7个行政村、1.4余万人口,其中就有6个行政村1.1余万人要途径集镇一条窄窄的街道出行。为了彻底打破出行“瓶颈”,匡美建争取资金新建一条全长1.6公里、7—9米宽的滨河路,滨河路上新修东渡港、龙湾和万家坪三座大桥,滨河路建成通车后,村民可以避开集镇老街往来出行,彻底解决出行难问题。

在东港采访一天时间,匡美建带我到到处走了走:集镇建设,修桥修路,新村建设、解决饮用水问题等等,感觉一股新风扑面而来。他笑着说:“前不久的一天,县领导问我,美建呀,听说你在东港搞了几个大动作,都干了啥也,我什么时候去你那看一看。”

2016年6月,匡美建调任杭口镇任党委书记。那天,我与他在一个会场上相见。我说:“你又准备搞啥大动作?一年之后我再去你那看一看。”他笑道:“想是想,就是压力大呀。”

2017年春节前夕,他让我带领记者部所有记者到他那坐一坐,我说不麻烦了吧?他说:“这是怎么啦,就生疏了?你不去看看我,还不去看看你徒弟邱军呀?”

匡美建正在走访群众

如今,他到杭口镇任职就要一年时间了,我还打算到他那里去看一看,写点东西呢。不想却倒在了抗洪救灾的路上。

6月25日上午,我来到他失联的地点。这里是距离杭口老街不远处一座老桥旁边,洪水过后到处是一片狼藉,穿梭来往的救援人群忙个不停。

我的目光在默默地寻觅,总想找到6月24日凌晨2时留在这里的点滴光阴。那时一种渴望、一种期盼;更是一种沮丧、一种孤独。因为我不知道,此时此刻我的朋友匡美建和他两个战友身居何处!

“美建啊,你在哪呀,河里水凉呀,你起来吧,我来接你回家。”突然,我听到了不远处匡美建老婆悲戚的哭喊声。我承受不了这种哭声,因为它能穿透一切,让人忍不住落泪。我注意到,在我的周围,许多人都忍不住哭泣起来。我又能理解这种哭喊声,虽然死亡对于每一个人来讲都是不可避免的,只是这种不打招呼式的离别,又有几个人能够承受得了呢?

我突然想到,就在6月24日晚上7时50分,市委书记杨伟东赶到修水指导抗洪救灾时,当着许多县领导的面说:“你们的孙朝辉书记是哭着打电话向我报告美建他们失联一事的。”

匡美建与老百姓亲切交谈

今晚,我相信我和许多许多人一样,都在期盼奇迹能够在匡美建、邓旭、程扶摇三个人的身上发生,虽然这种期盼越来越远,越来越小,但是谁都不肯去面对。

匡美建在杭口镇的办公室

无可奈何花落去,小园香径独徘徊。

美建啊,你知道吗,有多少人在为你们哭泣?又有多少人在日夜寻找你们?你们的抗洪故事早已传遍了大江南北。只是这几天,我天天忙于抗洪救灾采访报道,根本没有时间坐下来认认真真为你写点东西。今晚,无论怎样忙碌,我都要抽出点时间为你写出心中的感受。你放心,这往后的日子呀,我还会为你写的。

网友呼唤三位英雄归来

未曾见过你
却总能听到你
百姓总在说镇里来了位好书记
他们的口口相传
已把你的轮廓勾勒在我心里
或许哪天在乡间的小路上与你擦肩而过时
冥冥中感觉那就是你

未曾见过你
即便见到你
也苦于怎么称呼你
因为“书记”是我不太喜欢的称谓
它总被一些人亵渎了它的高贵
叫你一声兄弟吧
因为你早已把杭口百姓当成兄弟姐妹

未曾见过你
你为官一方,护佑百姓
我闯荡外地,混迹社会
我们属不同的世界
我们不会有任何交集
但你恩泽的土地
将是我最终的归去

未曾见过你
不知你是否高大帅气
性情是温良,还是霸气
只知道你宅心仁厚
心里装下了全镇的百姓
却抛下了父母妻女
你和你的部下义无返顾地抗挣在洪水肆虐的夜半里

未曾见过你
难道全县的人们都和我一样
是那么急于见到你
不然怎么到处都是撕心裂肺的呼喊声
书记,你在哪里?
但任凭如何歇斯底里
终不见你的踪迹

未曾见过你
真不想未曾谋面
你就从人间离去
是不是天国里同样有这么一个地方
有这么一群人
在翘首以盼
等待你的护佑

未曾见过你
宁愿傻傻相信世界真的有奇迹
也不愿相信你已魂断大水
灾后重建还需要你的汗水
如果真的永远作别了你的百姓
只要没找到你的躯体
就默默守候你的归期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奉化正规人流需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