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余姚哪有做人流的诊所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0 13:05:3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余姚哪有做人流的诊所,慈溪哪里看妇科好,慈溪人流医院治疗,慈溪最好的人流的医院,北仑做无痛人流哪家医院,慈溪人流最先进的医院,北仑做人流需要用多少钱

铛、铛、铛……暮色深沉,外滩流光溢彩,《东方红》报时乐曲落下,海关大钟敲起12响,钟声悠远,上海这座淌过百年沧桑的繁华都市,迎来自己新的一天。

钟声中,有一个人在钟楼上安静而满足地谛听着——多少年来,大钟的误差从不超过两秒,这个人的生命和这座钟相依相融,默默守了26年。大江东工作室的东妹,今天就和您说说魏云寺——这座大钟第四代守护者的故事。

上海外滩海关大钟,本文图片均由上海海关提供

上海外滩,海关大钟位于上海海关大楼顶端。这里曾是外滩的最高建筑,1927年8月,这口由英国公司设计制造的海关大钟从伦敦运到上海,吊装在海关大楼顶部钟楼处。1928年1月1日凌晨1点,海关大钟敲响第一声。从那一刻起,海关钟声就成了上海最具标志性的城市符号之一。

魏云寺,这座大钟的第四代守护者

一座钟:运转90年机芯从未出过故障

电梯到海关大楼顶楼,打开门,空旷房间中央,有上下117级钢制螺旋扶梯,一阶一阶,转着圈儿,仅容一人,爬得头昏眼花。前头,带路的魏云寺如履平地,这117级扶梯,他已走了26年。

盘旋117级台阶,才能登上机芯房和座钟楼

扶梯上方,正是海关大钟的机芯房,大钟的心脏。再上面,有扩音层,里面就是铜钟座。扩音层里一架几乎垂直的小铁梯,通往屋顶制高点旗杆台,那里是外滩最高的一面五星红旗,解放军进上海后外滩升起第一面五星红旗,就在这里。

走进机芯房,小小房间被四面直径5.4米的乳白色钟面紧紧包裹,两根紫铜指针,时针长2.3米,重37.5公斤,分针长3.17米,重49公斤。房间中央,楠木玻璃房中有大钟机芯,成百上千的齿轮正在运转。不同于其它钟表发条卷成一团,大钟的发条是三根巨大的吊锤,比手指还粗的钢丝绳下面垂吊着层层叠加的砝码,三根发条,从右到左分别负责打点、走时和报刻乐曲。

上海海关大钟的机芯房正中央,楠木玻璃房中是大钟机芯

机芯房地板上,三个钟锤正下方,是巨大钢制外壳的沙坑——魏云寺介绍,要知道,最重的一根钟锤发条足有1吨多,万一钟锤意外坠落,巨大的冲击力可能会穿透海关大楼的天花板。于是,当年的设计者设立了沙坑这一保险措施。

时光荏苒,大钟唯一的变化,是在上发条这个环节。魏云寺说,以前海关大钟上发条,完全依靠人力,需要几个工人花上几小时用手柄把沉重的钟锤绞起来。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技术革新后,海关大钟装上了电动马达,上发条的工作可以在15分钟内完成。这也是耄耋之年的大钟建成至今唯一新添的部件。

继续往上走,到了四面镂空的大钟扩音层,风吹得呼呼响,极目远眺,浦江两岸尽收眼底。在这里,4只并排的小钟负责“敲打”报刻乐曲,最醒目的巨钟负责敲响报点钟声。整点时分,发条带动重达135公斤的大方锤敲响报点大钟。巨钟钟壁极厚,上有铭文,“重建江海关之基石……”

四面镂空的大钟扩音层,老魏在仔细调试连杆

魏云寺的生活,跟钟摆一样,重复而精准。守护大钟,魏云寺一星期最少有三次要给大钟齿轮加油,上紧发条,检查大钟运转,成百上千个齿轮、粗大的钢丝、巨型的铜钟,无一例外。最紧张的,是整点校对,全神贯注掐着报时的第一声与北京时间一致。平时如此,逢新年更重要。每年元旦前夕,他都要守夜,确保海关大钟在新年的第一秒钟准确报时。

一星期最少有三次要给大钟齿轮加油

世事多有变迁,但无论怎么变,这口古老大钟建成90年、运转89年间机芯从未出过故障。世界上的钟,都是滴答一秒,但在海关大楼机芯房,滴答是两秒。老魏说,走速越快,磨损越大,造钟者以此来减少机械的摩擦力。二十多年来,海关大钟误差绝不超过两秒。

一个人:26年间仅有一次远行

上海外滩海关大钟,已走过90年历史。世界上,英国大本钟、莫斯科红场的钟,还有上海海关大钟都是英国同一家公司生产,它们并称世界三大钟。上海海关大钟,正是世界第三、亚洲第一大钟。

近一个世纪的时间,这片繁华商埠的风卷云涌,大钟一一见证。

1949年以前,中国没有统一时间,上海时间比北京时间早一个小时, 1949年6月1日零时,上海海关大钟拨慢一个小时,上海自此进入“北京时间”。

大钟的报刻,其实是音乐声。建成之初,英国人掌握海关大权,报刻声选择的是英国皇家名曲《威斯敏斯特》曲。1966年文革时,报刻的《威斯敏斯特》乐曲改为《东方红》。1986年英国女皇伊丽沙白二世访问上海,应英国外交部要求,海关钟楼又响起了《威斯敏斯特》乐曲。香港回归前夜,海关大钟停放《威斯敏斯特》乐曲。后经专家论证,2003年5月1日起海关大钟恢复播放《东方红》报时音乐。

“你听,一刻的时候,听到的是一节音乐,半点的时候两节,三刻时三节,整点时就是完整的一首曲子。老上海人只要听乐曲的长短,就知道是几点钟了。”魏云寺说。

魏云寺记得,年轻时自己站在钟楼上看浦东,一片绿地农田。“那个时候,上海没有那么高的房子,海关大楼的钟声往东一直可以传到吴淞口码头,向西可以到静安寺。”而在浦东开发开放以后,东方明珠、金茂大厦等一座座地标建筑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建了起来。“似乎每一天,黄浦江两岸都会有点不一样。”

32岁起,魏云寺接管大钟日常保养维护。嘀嗒、嘀嗒……日复一日的工作并未使魏云寺厌倦,反而让这座大钟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看护大钟,一接手那就是几十年的责任。”魏云寺说,这份工作,说难并不难,无非要有很强的责任感。他说自己刚接手时,有时睡觉前总会有些犹豫,记不清有没有给大钟上发条,爬起床就骑着自行车赶去钟楼,看到发条早已上好,再安心回家。

魏云寺常常“融”入钟面,维护大钟

这些年来,因为守护大钟,魏云寺不敢离开上海半步。26年间,魏云寺唯一一次离开大钟远行,是在2009年。当时老魏评上海关系统的先进个人,可以去西安旅游一次。原本他想放弃,大钟离不开人。手把手教他维护大钟的师傅张鹤建替他可惜,从浦东海关赶来顶班,魏云寺才能成行。

家里总是靠不上老魏,不是没有怨言,老魏总拿一句话安慰,“退休以后,有的是时间陪你们。”抱怨归抱怨,家人毕竟还是理解支持的——父亲70岁生日时,老魏曾找机会带他上过钟楼,从钟楼望去,正是黄浦江两岸万家灯火,钟声响起,一直传到很远很远,传进千家万户。

(本文原题为《一生只够爱一口钟,揭秘上海海关大钟及掌钟人故事》)来源曹玲娟/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华美医院宁波做人流